炒饭

fried rice

烹饪一向都不是我的强项,唯有炒饭是我比较拿手的。在爸生前没能给他炒上一碟是心中的遗憾。

Advertisements

时表

IMG_20170318_214756_thumb

2011 至今,也有6年之久了,偶尔看着这表,它依然走着。我想这表应该不是用电池的,是上链的吗?不晓得,因为我也不曾为它上过链。就只是这样摆着,时间竟然一点也没偏差。唯一需调的,就只是旁边的日期。当然,只要我有拿出来,也就会很自然地把日期给调上。说实在的,还蛮喜欢这表的,有想过把它戴上。但如把它带戴上,却有点小担心不知那天不小心与他遇上时,不知会否尴尬。Eye rolling smile 唉,算了吧,要是让他或他误会可就没这个必要了。

*** 要不是这表真实的存在,我倒真以为我是做了场梦。

屎梦?

新年前的某个星期二,梦到了被好友叫去洗厕所。还是洗马桶的那种。梦里一直在洗,但不知怎的怎洗都无法洗清洁,甚至越洗越肮脏。洗到屎都浮上水面来了。(是有恶心的) 但偏偏,就还在梦里跑不出来。当时醒后,想了想可能这梦告诉我,新的一年要到了,是时候清理垃圾,真实的或是心理的也好。都来不及清理却不知不觉地进入新一年三月的末端了。亲爱的时间,您可放慢您的脚步吗?